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爱你肆无忌惮

《爱你肆无忌惮》

第1章 天要亡我这朵国花

作者:超人女污 分类:言情 完结 更新时间:2022-09-13 21:21

第1章 天要亡我这朵国花

一间简单布置的医疗室里被浓浓的药味包裹,一张铺有白色被褥的小床上,躺着一个受了伤的女孩子,她满脸悲愤,差点把床都给砸烂了。

“可恶可恶可恶!”女孩趴在床上恨恨的嘀咕着,还时不时的叫疼:“啊,舅舅你轻点……”

“还知道疼?”男人收回手:“行了,一个星期不能做剧烈运动。”

被训导主任训了一上午的她现在极度不爽,妈卖批的,她平时是皮了点,经常的也会被老师上上思想课,可从来没被训的唾沫心子喷了她一老脸!

说起这件事,就要悲催的回到两个小时前了。

谁能想象得到,开学第一天,她的人生就发生了一件特别狗血到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的剧情。

池暖坐在新生区睡的跟死猪一样,完全排除了外界的干扰,此时的她正做着美梦,脸上笑的乐此不疲,时不时的擦着流出来的口水。

她敢确定这是个梦,因为她根本试不到疼。

梦中,她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酒吧,这里的一切都是在她室友的形容下幻想出来的,从来没进过酒吧的她对这嘈杂刺眼的环境感到格外的不适应。

室友说,这里长的帅的,全部都是鸭子。

池暖坐在台子上,像个偷窥狂一样,双眼冒着精光,色眯眯的盯着台上。

吸引着她的,正是台上那个帅的跟妖孽似的鸭子,她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就让她醉生梦死在这里!

紧接着熟悉的音乐搞笑的舞蹈动作,招来一群人的大笑。

池暖倒觉得别扭至极,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哟……悲伤忧郁的鸭子!

这样的开场,池暖一点都不喜欢,完全把她的帅鸭子丢了分,一舞尽,池暖环顾一圈,每个人的眼神突然都跟着饿狼一样盯着台上的帅鸭子。

紧接着从台上传来一阵声音,啥?要卖身?

池暖赶紧翻摸着兜,突然就郁闷了,为毛郁闷?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上就只有二百多块!她两手点着小脑袋使劲儿想啊想的,其目的就是夸张的认为能变出钱,而实际屁用都没有。

没办法,梦不由她。

看着那个帅鸭子一对深邃的眼眸,池暖只好强忍着可望不可即的心情,扶住自己的额头就差快要晕死过去,我的天让她摸一下也行啊!

池暖情不甘心不愿的将头缩回去,嫉妒地环视一圈,竟然全都是一些长的又老又丑还胖成猪的女人们。

这特么到底是猪圈还是酒吧?

呸……池暖不由得唾弃一声,有没有发现铜臭味遍地都是?有钱了不起啊,都长成那样肯定没人要,怪不得会来这!

她愤愤的咬着酒杯沿,就这样听着别人一次又一次的叫高价格,直到一个胖女人以最高价格要买走那个帅鸭子,池暖终于控制不住压抑在心底很久的骚动了。

她“嚯”的爬到椅子上,也不知道随手拿出了什么指着台上,大吼一声:“鸭子,我出二百五!先让老娘摸一次!”

“啊!怎么了,典礼结束了?”坐在她旁边的室友苏樱子被她吓醒站了起来。

全场霍然肃静,所有人的目光投向她俩……

池暖此时惊的眼珠快要掉下来,怎么回事儿?

刚刚那群老女人呢?她的帅鸭子呢?这……这是哪个窟窿洞!

池暖呆愣的说不出话,完犊子了!她竟然在这个时候醒来了,而且还站在了椅子上,啊啊啊!手里哪来的棒棒糖!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台上的学长正是传闻中那个帅气又迷人的学生会会长!

她对视着苏樱子,表情扭曲,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颤抖,苏樱子此时已经傻了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另一侧的袁吟汗颜的拍着自己的额头,看了她俩一眼,同情道:“做好被处分的心理准备。”

“池暖,你真牛掰。”蓝佟稚小声附和,兴奋的竖起两个大拇指。

随之引来的,是典礼上的一片哗然声,场面无比混乱,对于他们的哄堂大笑,搞得池暖面红耳赤,心脏都快蹦出来。

此时她还尴尬的站在椅子上,身体僵硬的根本不听使唤,完全动弹不得。

这时,笑声戛然而止,全场静的让池暖心里发毛,她恨不得将头底到地里去,要不要这么安静啊……汗毛都竖起来了!

就在池暖惊慌失措的时候,台上忽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好,棒棒糖我收下了。”

简单的几个字从那个男生的薄唇中吐出,瞬间将池暖迷惑,这种感觉不是冷,是温柔,但又给人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磁性而又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声音,立马让池暖松了口气。

好好听啊……不对!这不是重点!她猛的直起身,一个身体没控制好瞬间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啊!”她痛喊,又猛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声,随即吃力的爬起来坐回椅子上,揉着自己被椅沿隔到的老腰,小脸皱巴的跟着六七十岁老太太一样。

放屁都砸后脚跟,这句话她终于明白了……哎,是砸老腰了!

而她旁边的苏樱子完全被吓的石化住了,最后还是蓝佟稚硬把她按回座位上的。

“肃静!”教导主任板着一张国字脸,对着话筒大吼,眼神犀利的盯向池暖和苏樱子:“你,还有那个吓傻的,一会儿到教导处来!”

池暖将头底到看不到台上的位置,绝望的捂住脸。

袁吟推了推眼镜,一脸严肃:“池暖,你要成为全校的公敌了。”

“同时也恭喜你俩成功出名了。”蓝佟稚玩笑接嘴道。

两人对视一眼,蓝佟稚抬起还在石化中的苏樱子的手放到池暖的手上,悲伤着小脸:“我可怜的室友啊,你俩自求多福吧。”

池暖事后就进了医疗室,可怜兮兮的盯着面前的男人,那表情简直了:“舅舅,你千万不要跟我妈打小报告……”

于奈是池暖的舅舅,只比她大了十岁,池暖能进这所T城最好的大学完全靠他走的后门,就单凭池暖这啥优点都没有的人,估计走个专科都费劲儿。

“这还用我说?”于奈收拾着药箱。

对啊,教导主任那马炮嘴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池暖头扭向另一边,愤恨的看着苏樱子埋怨道:“都怪你!”

“关我啥事,明明是我被你受牵连了,我还没说什么你到先吧唧起来了,想想我那恐怖的后妈,我都能立马咯嘣过去。”苏樱子没好气道。

打从幼儿园开始,池暖和苏樱子就认识了,小学初中高中包括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

她是这个圈内名副其实的毒舌女,舌头根本不受她自己控制,就像是吃了万年大补丸一样毒得人欲死欲活,她总喜欢拿语言攻击人,经常在别人的伤口处撒把盐,享受别人哭爹喊娘而自己暗爽的快感。

这多亏她那个后妈,才练就了她这万能的嘴皮子。

池暖生无可恋的耷拉着脸:“天要亡我这朵小国花啊!”

呃……充其量就是个路边的野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