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 > 爱你肆无忌惮

《爱你肆无忌惮》

第2章 大难当头保命要紧

作者:超人女污 分类:言情 完结 更新时间:2022-09-13 21:21

蓝佟稚坐在小板凳上,凉凉的瞟了她一眼:“你俩都活该,谁让你们半夜三更在那发神经,聊的天花乱坠连觉都不睡。”

语顿,蓝佟稚贼贼一笑,起身凑近她,笑眯眯的询问:“典礼上做的什么春梦,是不是正关键时刻被自己吓醒了?”

这真的是说好跟她同甘共苦的好室友?关键时候就没一句好话!池暖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被坑进臭水沟了。

池暖有些无语,常言说,梦醒之后翻个身就会忘的一干二净,更何况她醒来的时候,那场面多么震撼可怕……

那帅鸭子长什么样来着?哎,贪图美色是会害死人的!

她愤恨的拍着床面。

“你还是继续疼着吧。”蓝佟稚翻了个白眼,这丫的思想绝对有问题,不然怎么说着说着就跑魂儿了?

蓝佟稚,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身材更是火辣的不得了,而有这么好的一副皮相,她竟然从来不当回事,有男生向她表白,她也总是拒绝,迄今为止没谈过一场恋爱。

池暖想,这应该和蓝佟稚那个养父有关,名义上是养父,外人传,这俩人有着超出父女之外的关系,但那是她的私事,池暖也不会拿出来议论。

“你们别只在意梦到了什么行吗?”袁吟面瘫着脸抬起头来,严肃道:“能不能关注一下主要的问题。”

池暖有气无力的坐起来,轻柔着后背:“能有什么主要问题?”

袁吟推了推眼镜,说:“许应怜这个大活人啊。”

“哎哟!”池暖一个力度没把握好,按疼了她的后背,她嘟拉着嘴:“那纯属意外,他应该很快就会把我抛脑后了。”

她可是那种生来就普通得让人一转眼就把她的脸忘到了宇宙蛮荒的人,像许应怜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怎么可能记得起她。

袁吟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把手机放到他的面前:“自己看。”

“新生开学典礼,某女一个棒棒糖俘获会长心,表示有史以来最奇葩的表白。”

池暖看后不但不紧张反而乐了起来:“哪奇葩了,一群没见识的人。”

袁吟挑眉,瞄了眼手机往上翻了翻:“是这条。”

“脑残女新生当场大喊要摸学生会会长,这种人必将被炮轰。”

池暖原本小激动的情绪瞬间石化住。

苏樱子夺过手机翻看了一下图片:“还好,没我。”

“得瑟,你要是见到你当时的样子,肯定哭爹喊娘。”蓝佟稚附和。

“誓死与恶魔斗争到底!”苏樱子瞅了她一眼,将手机扔给池暖:“放心吧,就凭你这张比大众脸还大众的脸,这贴子很快就没人鸟了。”

“不能自欺欺人。”袁吟双手插兜闭着眼。

苏樱子无语,看了眼池暖,小脸瘪巴着,握着被单的手因为情绪过于压制而微微颤抖着,苏樱子挑了挑眉,随后袁吟就感觉身边有一道炽热的眼神。

“看我干什么?”袁吟睁开眼别扭道。

苏樱子双手交叉在胸口,若有所思:“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技术了。”

别看袁吟不怎么爱说话,可她有着超神的黑客技术,她家的条件虽一般,却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学霸,计算机系里唯一的一个女生。

同时也是他们系那些学霸们眼中的向往对象,但可想而知,学计算机的一般是没有帅哥滴。

“黑就黑,但你那勾引千万傻逼男的眼神能不能不要用在我身上?”袁吟不禁全身哆嗦了一下。

话刚说完,只见池暖忽然“嚯”的一下跳了下去,捂着腰,别着身子往外跑,嘴里还嘀咕个不停。

“你要去哪里?”苏樱子大喊,跟在她的身后。

随后池暖就跑到了寝室开始翻箱倒柜。

“小……小暖,生命诚可贵,且行且珍惜啊!”蓝佟稚杵着门沿,轻微喘息的说。

“樱子,你的那个美图手机塞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了。”池暖乱扔着抽屉里的东西,就连她最舍不得穿的那套卡通内衣都甩在了地上。

苏樱子掏出两个手机晃了晃:“当然随身带着了呀,好时刻拍下我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美丽动人的样子。”

池暖顾不上说话转过身夺过其中一个手机。

“你难不成还想重新放一张上去?”苏樱子没有反应,她已经习惯了池暖突然间出格另类的思路。

“当然了!”池暖咬牙切齿,夺过袁吟的手机,快速翻开帖子里的照片对向他们:“上面这张把老娘拍的脸巴子大的跟盆一样,简直就是在羞辱我!”

苏樱子和蓝佟稚凑近一看,对比了一下池暖本人:“画面虽然不清晰,可鼻子眼睛都拍的一模一样,这羞辱的很对啊。”

池暖豪言壮举之下说的话,立马被她俩的这一回答怂下了脑袋,妈卖批的,全校人都知道池暖本人的长相了,这张照片就算再模糊也不妨碍他们的认知!

“你真可怜,这贴子里都不敢传许应怜的照片。”蓝佟稚摇头叹息。

“老提许应怜干什么?”池暖自己说到许应怜都至今还能微红起脸。

她还是昨夜看苏樱子手机里的照片才知道这个许应怜是谁的,当时她听到苏樱子介绍的时候,就能联想到许应怜本人应该比照片里长的更帅更温柔……

说起帅哥,她可是失落的心能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兴奋的不得了,女人虽爱金钱可她更爱帅哥啊!

苏樱子好笑的看她一眼:“多少想想就算了,人要有自知之明,长得丑又好色,家庭条件还差,就不要妄想再去招惹人家了。万一被你那喝水都塞牙缝的霉运感染了,我敢打保票,你会被学校里的人扒光衣服吊到教学楼前的那棵老槐树上。”

据听说以前有一个男新生因为和T大的校花多说了几句,就被一群男生扒光了衣服吊在教学楼前的那棵老槐树上,害得那个男生没脸见人最后不得已退学了。

池暖瑟瑟的咽了口唾沫,都成为万人喷的焦点了,可不能再变成第二个吊在树上的人:“大难当头,当然是保命要紧。”

她又不傻,自讨苦吃汗!

袁吟始终面瘫着脸:“估计这不是你说的算。”

“去去去,往旁边站站,每次你一开口,就跟着乌鸦嘴似的立马灵验。”苏樱子摆着手。

池暖顿时担忧了起来,要知道每次她都是在袁吟开口之后才变的特别倒霉的,就拿今天的开学典礼来说。

若不是她昨天突然坐起来怒吼:“老哔哔哔的,小心明天典礼上打瞌睡出洋相!”

结果第二天果真神奇般的闹了一场玩笑。

从高中认识这女生开始,池暖就像中了邪似的,她一开口必有一大团乌烟瘴气围着池暖,让她点背的就像吃了狗屎,晦气的要人命。

池暖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突然笑眯眯的蹭向蓝佟稚:“蓝……佟佟佟稚~小佟稚,小小佟……”

“打住!”蓝佟稚黑着脸的阻断着她撒娇,她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扭曲她名字的本意,就因为那个养父,导致她从十二岁开始就受了不少嘲笑!至于之前的记忆,模糊。

蓝佟稚蓝佟稚男同志!麻蛋!去尼玛的男同志!恨的她又想破口大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