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 > 紫霄雷霆诀

《紫霄雷霆诀》

第三章 超脱剑意

作者:鲁智波班 分类: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2-09-14 16:00

 “别靠近我!”

仙子见苏秦向前两步,下意识退后两步。

虽然苏秦表现得如同初涉江湖的新手,但也不排除活了百万年的祖巫故意伪装而成。

苏秦哂笑两声,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

眼前的仙子,遗世独立,不沾染一粒尘土,按照《紫霄雷霆决》里的描述,应该到了金丹的境界。

看着年纪,与自己相仿,修为境界却相差如此之大,让苏秦一阵汗颜。

不过系统一出,修炼起《紫霄雷霆决》,实力自然是蹭蹭往上涨,金丹真修,指日可待。

苏秦踏步向前,举起双手,想要以此打消仙子的顾虑,缓缓解释道:“我叫苏秦,被一个名叫李青的憨憨绑架过来的,差点被那祖巫夺舍,不过那祖巫嫌弃我太弱,一股脑又跑了,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想你说的祖巫气息,应该是这么回是吧!”

那祖巫确实嫌弃苏秦的天赋太差,不过苏秦也嫌弃这么一个老不死的东西,总想着夺舍他人。

至于吞噬祖巫的残魂这件事,过于匪夷所思,即使苏秦说了,仙子也不会相信,更何况,苏秦现在不过是炼体四重的修为,不够人家一巴掌的。

仙子看着眼前的男子,粗布短衣,右脚受伤,但筋骨异于常人,关键是那一声“憨憨”,闻所未闻,却又如此的好笑,倒是真正完全打消了她的顾虑。

但剑意突然消失,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仙子冷眸凝视,寒光剑上,灵气环绕,寒气逼人,“夺舍一事,暂且不论。苏秦是吧,我的超脱剑意突然消失,必定和你脱不了干系,赶紧将它交出来!否则,你难逃一死!”

“喂喂,我不知道啊,什么鬼!”

苏秦额头冷汗直连,刚才手误,生死攸关时,下意识夺了仙子的超脱剑意,这东西又还不回去,当然不能承认了。

到现在,苏秦才明白,这所谓的猎夺能力,究竟有多么的霸道,什么都能猎夺过来!

无限制,真正的无限制!

“知不知道,接我这一剑就知道了!”

仙子一剑飞来,携带着光寒十九洲之势,锐不可当。

苏秦手持渊红剑,随心所动,整个人居然飘忽了起来,驾轻就熟的呢喃自语道,“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超脱自然!”

咻!

仙子感受到一股超脱世外的威压剑意,让她无法自如的控制手中的寒光剑,在渊红剑下,只能偏转剑尖端,横插地下,作臣服状!

剑道一途的境界分为剑气、剑丸、剑势和剑意,再往上,不是现在的苏秦所能接触的存在。

剑气是剑斩出的光芒,聚精会神反复挥剑一万次,即可修成。

剑丸是剑闪耀的光芒,能融入用剑者本身的灵气,增幅剑身的威力,与剑神交,待之如亲友,慧眼如矩,即可通丸。

剑势是剑内敛的光芒,用剑者感悟自然,体悟剑道小成,初窥门径,方才具备剑势,剑势种类繁多,威力无穷,是大部分普通剑修的顶峰。

唯有领悟剑意,才能真正踏入剑道的大门。

意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是一个很高的境界。

剑意就是剑客对于剑的领悟达到一个空前的境界,这个境界称之为剑意。

剑意是对于心的修炼,经验,阅历,地位,经历等等无所不包,最后熔炼于心,升华出剑意来。

正是因为剑意的领悟难度极高,林雪月才会如此紧张和失态,“超脱剑意,这就是超脱剑意!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歪门邪道,完美夺去了我的剑意,但我林雪月,势必要抢回来,用尽一切手段!”

苏秦暗道一声完了,撒腿就要逃命。

不料,转角遇到一个...老爷爷?!

老爷爷同样穿着一身蓝色的衣袍,雪白的胡须格外亮眼,眼神中的阴翳却让人忌惮不已,一把抓住苏秦的双手,正视道,“小子,你可能身具不低的上古神兽饕餮的血脉,亦或者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神通,但你不要得意,你能抢过去的,我也能替雪月抢回来!”

苏秦一愣,眼前的这个老爷爷明显道行极高,身上的压迫感远不是林雪月可以比拟的。

一股无形无色的神识侵略进苏秦的躯体,完完整整的扫视了一遍。

这种被看光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超脱剑意居然真的被这小子给夺去了”,老爷爷脸色平淡的说道,心里却是风起云涌。

这等神乎其神的手段,就算是大仙力和无上神通也无法做到,此子身上,必定有天大的机缘。

“不管如何,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老爷爷闭上眼睛,下定决心道。

林雪月一惊,急忙喊道,“叔同爷爷,不能那样!”,随后俏脸一红,转过头去。

林叔同收回神识,在他的眉心间,一颗紫色的种子,氤氲而出,微微叹气道,“哎...这也是没有办法。此子灵魂海异常强大,倒是没有探测到祖巫的痕迹,修为也不过是炼体四重。不过,雪月,你要知道,超脱剑意对你而言至关重要,你身负艰巨使命...爷爷我只能...种下逆炉鼎之术...待到此子金丹之时,洞房花烛...吞噬了他全部的能力,他的机缘也会被转移,到时候雪月你反而能更进一步!”

当听到逆炉鼎之术的时候,林雪月的脸蛋,红得和苹果一样,轻轻一碰就会破掉。

“逆炉鼎之术?等会,炉鼎之术是男上女,反着来,那岂不是...靠,没想到我的第一次,会变成我的最后一次!!!”

天啊,我苏秦得罪了谁?

要这么对我。

以前去青楼,那是只谈风月喝喝酒,不谈身体和朋友。

毕竟不干净。

现在好了,干净是干净,就是为啥怪怪的,完事后还会死?

不,我苏秦也是有尊严的!

“此种入体,九九八十一天之内,你的修为会暴涨,随之而来的是海棠邪花的萌芽、生长,直到成熟,最后被雪月逆施炉鼎,最后枯萎,这小子也会随之而亡的。”

“当然,八十一天之后,若是不能被洗干净,便会爆体而亡。真是便宜了你这个无知小儿。”

苏秦被动接受完这一切后,只感觉腹部升起一股热流,不久又凝成一股漩涡,在疯狂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完全不受控制。

虽然修为在迅速增长,但这无疑是死亡的倒计时加速。

果然,自己还是太过于弱小了!

疲倦之意,顿顿而来,眼皮如同扛了千斤重物,终于顶不住,昏厥了过去。

昏迷前,隐隐约约听到这些声音。

“叔同爷爷,就不能想别的办法吗?更何况,我们银河星剑宗是名门正派,此等邪物还是要尽量避免才是”

“不,你不懂,你同时还是悬空岛岛主之女,身负血海深仇...”

“我会教导他修行,让他尽快到达金丹期的,到时候就...”

银河星剑宗...悬空岛岛主之女...

教导我修行?

把我当猪养吗?

好好,等到我成长起来,倒是要看看谁是猎物!

从夺回自己的身体的那一刻起,我苏秦绝不对任何人妥协!

尽管肉体已经沉睡过去,而苏秦的灵魂,多亏吞噬了祖巫的一丝残魂,却依旧精神着。

“呼...这个世界,不允许我碌碌无为。弱者,只能被强者摆布。我应该多注重开发系统的功能,这才是我站起来的根本。”

意识没入灵魂海深处,一团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棱形物质静静屹立着,如同一个黑洞一般,吸收着周围的黑色灵魂能量。

不知过了多久,在吸收了一定当量后,变得比之前稍微亮了一些,而苏秦也感受到了一丝疲惫。

“看来,这棱形的东西,就是所谓的至尊猎夺系统,处于极为虚弱的状态。同时,它所赖以生存的能量,是灵魂。如果任由他吞噬我的灵魂,那么我恐怕也会直接魂飞魄散。”

想到这,苏秦的额头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以前在舒适区呆久了,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体内竟然会存在这样一个怪物。

听那李青说我拥有道种之体,只不过是十分残缺,恐怕就是这棱形物质一点一点吸收的缘故了吧!

林雪月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秦,内心满是复杂。

她本来是银河星剑宗的新晋金丹弟子,因接受了执勤那屠炉的任务,与爷爷林叔同来此巡逻。

不料,当天就撞到祖巫禁地被人打开,原本界限在千里内的巫族生灵,失去束缚他们的伟力,四散逃逸,将对玄霆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自己的超脱剑意被苏秦夺了去,导致实力减去了将近四成,这对三月后的纯阳秘境之旅,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逆炉鼎之术,说着轻巧,却是要用女孩子最贞节的东西为代价,换取男人的力量。

想到此,林雪月眼神当中,映射出一丝杀意。

长大后,她从来没有碰过一个男人,更别说让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就这么不讲道理,凭什么就让这个混蛋夺去了我的剑意,还杀不得!”

林雪月暗自神伤,却是奈何不了苏秦。